黄其森:最艰难都是被你们说出来的,泰禾本来没那么艰难
2019-06-15 19:22:54 来源:本站
6月14日14时30分左右,黄其森出现在北京的“中国院子”,不同于此前出席正式场合身穿衬衫西装,黄其森今日的装束很简单,一件湖蓝色的T恤,休闲裤,神色轻松面带笑容地走进会议室。在这场长达三个小时的媒体交流会上,黄其森对于外界对泰禾管理和资金的质疑进行了解答。
“泰禾不主动披露销售额是怕造成不同的误解”
 
“最艰难都是被你们说出来的,泰禾本来没那么艰难。我觉得大家对泰禾的了解还不够真实,对泰禾的了解可能有一定的出入。”黄其森对于舆论给予泰禾的各种负面评论显得有些委屈,“这几年泰禾干的不错啊,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惨。从去年的数据来看,我也卖了1300亿,销售回款七八百亿,这也不算差啊。而且最重要的是,这里面80%-90%的权益都是我自己的,按照权益排名可能会在15甚至更高。这几年都在稳步增长,前进的步伐也不算慢,但可能跟我讲的2000亿有差距,但那是美好的展望,也是有追求嘛。”
 
事实上,关于泰禾每年的销售额和销售面积这两个数据,对于外界来说一直都是谜一般的存在。
 
从2015年开始,泰禾选择了不主动披露这两个数据。而深交所在此前对泰禾下发的2018年年报问询函中也曾提出需要泰禾披露2018年的销售数据,但在最终的回复函中,泰禾依旧选择不予公开。
 
按照当时泰禾的回复,“截至目前,公司未以自愿性信息披露形式披露销售金额,将根据企业发展情况及管理体系和数据体系建设情况,适时就相关数据开始进行自愿性信息披露。”
 
当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对泰禾不披露销售额的缘由提出质疑时,黄其森表示,“销售额也没有硬性要求要披露,而且还要分口径来进行排名,各个榜单公布的不同,比如签约口径还是权益口径。的确,大家知道各个榜单里面口径不一样,后续我们也会加强这一块的管理,尽量不跟着榜单和交易所走。但我们为什么不主动说这个,也是怕会造成不同的误解。”
 
然而,选择不披露销售额的黄其森却非常乐意公开泰禾的销售目标。
 
“今年我们提的目标相对来说比较保守,在1500亿。但是更看重回款,希望回款不低于1000亿,这个指标才是我真正看重的指标,现在更看重现金流。到今年5月份已经回款了400亿,对于回款目标还是很有信心的。”黄其森笑言,“2000亿现在就不能多说了,上市公司比较敏感,不能老是展望,但我想泰禾还是一个有追求的企业,这个目标比较稳健,也不算保守。”
 
和世茂的项目合作货值达到1000亿元
 
2019年年初,彼时有外界传言泰禾的资金链紧张遭遇风险。3月份,泰禾宣布将旗下杭州泰禾蒋村项目51%的股权作价3.78亿元出售给世茂。这一次的交易,被视为是泰禾开始出售项目,回笼资金保证公司现金流稳定开始的信号。
 
的确,此后泰禾接连公布向世茂出售项目的信息。截至目前,泰禾已公布的项目数量为7个,回笼资金77亿元。按照泰禾的计划,旗下总共将有12个项目的部分股权会全部出售给世茂。
 
但显然,黄其森并不觉得这是泰禾企图用卖项目而回笼资金,而是在寻求优质的合作者,且不乏主动找上门来谈合作的人。
 
“泰禾这次项目一拿出来,有许多人找上门来谈。之前我们都是独立拿地独立操盘,因为在中国确实合作开发还是比较难的。但接下去泰禾将会用一种更开放更包容的心态来寻求合作,比如输出品牌,小股操盘。即使这次稀释(指卖项目给世茂),我们的持股比例还是很高,以后合作会多一点,也是分散降低风险。”
 
黄其森称,“泰禾原来有7000亿的土地储备,和世茂合作之后还有6000亿。但也不排除还有一些项目和优秀的企业进行合作,但是不会像这次和世茂这么大规模的合作,还会有一些,但是量不会这么大。”
 
除了卖项目之外,此前坊间曾传言,黄其森将会为泰禾引入战略投资者。
 
对此,黄其森并未否认。他表示,“战略投资有很多接触,大家都愿意,都希望和泰禾合作,有的事情更多的是项目层面。如果是股东层面,我就不方便透露了,有一些接触,但都是在谈的过程,目前的情况来说,说明泰禾比较包容开放,引进的要看是不是有共同的价值观,要对泰禾有帮助。”
 
“股权质押比例争取到年底降到50%以下”
 
根据泰禾此前披露的数据显示,公司的第一大股东,黄其森控股的泰禾投资几乎将所持有的股权全数质押。
 
“我质押股权的钱都投到上市公司里了,借了80多个亿,最多的时候借了100多亿。这说明我对公司有信心,对公司负责任。股权要集中,要有人对公司负责,我把股权质押完,钱再借给上市公司,但小股东不会这么做。我敢这么做,说明我对上市公司有信心,对股价也有信心。后续会在这一块做一些调整,股权质押争取在年底降到50%以下。”黄其森称,“如果股权分散很容易形成内部人控制,最近出问题的就是分散的,没有大股东,没有人真正对这个公司负责。”同时,黄其森表示,自己没有出让股权的计划。
 
黄其森认为,自己的风险意识非常强。
 
“我干了12年的金融,或者有人说福建人是有这种敢拼才会赢的精神,但是我风险意识是非常强的。公司现在有6000多亿的货值,1000多亿的负债,回旋余地是很大的,而且我们的地和项目都在一线、二线还有强二线,你说风险能有多大?我们其实已经做了很多应对措施了。”
 
在拿地方面,黄其森坚定的认为,泰禾坚决不会去三四线城市。“在一二线北京上海,我拿到了还能跑的掉,到三四线怎么办,没有产业支撑,人口净流出,可能下来是断崖式,这就是安全。”
 
谈及区域布局,黄其森称,泰禾未来最多再扩展到西安、重庆和成都,布局就差不多到此为止了。“把现有20多个城市的团队和管理抓上去,空间也就足够了,也没有说一定要追求5000亿和6000亿,如果都是快速复制,即使做到1万亿又怎样,对这个社会有什么贡献?做企业一定要有社会责任感。”
 
在黄其森的规划中,在未来的十年,泰禾的战略规划要围绕医疗、教育、养老和精神文化生活而展开。“这10年是一个增长期,也是跟国家的战略相吻合。”